玄幻魔法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武侠修真 网游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少儿文学

第15章 放心爱上我吧

下载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手机请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停车场其实是个邂逅的好地方,你可以想象一对男女相遇在停车场,女方立刻通过男方所开车型判断出他的身价,从而展开一段浪漫恋情。假如男方开的是十来万的标志307,就是还凑合的浪漫;是七八十万的莲花,就是一般浪漫;是一百多万的保时捷卡宴,就是很浪漫;是四百万左右的法拉利612,那真是浪漫得没边了。假如是辆奇瑞QQ,就不予考虑。

        何大少开的车正是一辆保时捷卡宴,面对此等豪车,周越越仍能轻言分手,已说明她此生必然是女主角的命。古往今来的女主角们都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既不收银票又不收支票的主。甚至连以青楼女子为主要刻画对象的文学作品都不能例外。即使男主角来嫖你,你也不能收钱,收了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女主角,就要沦为炮灰女配。何大少之所以放不下周越越,多半也是因为他觉得周越越不拜金。但我其实怀疑周越越根本不知道面前这部车是个什么价位。我已经可以想象假如有一天她和何大少展开一场关于这辆保时捷的对话,她必然会问:“你这个车还不错嘛,没有二三十万拿不下吧?”

        我对周越越使了个眼色,翻译成汉语就是:“你怎么又跟何大少凑一块儿了?”但她没有接收到讯号,仍然撑着下巴兀自感叹。秦漠不动声色放开我,换右手搂住我的腰,转身对他们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而何大少脸上的表情突然生动,眼睛也散发出一种类似于垂死病人回光返照的光芒。

        我想,完了,昨天演的那场戏白演了。

        本打算采取挽救措施,但如果秦漠在场就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一点,赶紧把他推上车系好安全带再关上车门,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摇下车窗询问地看了我一眼,我低头说:“开车小心。”

        他挑了挑眉毛:“我开车一向很小心。”

        我说:“明明上次还撞到护栏……”

        他说:“那不是因为你在一旁捣乱吗?”

        我捏着拳头朝他脸上比了比,他笑出声来:“好了,晚上记得买饺子皮。”说完发动车子在一分钟内驶出我们的视线之外。

        何大少说:“颜宋,你,你和越越……”

        周越越终于反应过来,在她那声哇塞之后,我们昨天那场戏已濒临穿帮,一时愣在那里无言以对。

        我赶紧扑过去惊慌失措状道:“越越你不要误会,我和他没什么,是他自己要喜欢我,我根本不喜欢他,我和他真没什么。”

        周越越迅速进入角色,转过头去不理我。

        我本来想去抱她裤脚,结果她今天穿的是一条超短裙,抱无可抱,一时不知该从哪里下手。

        周越越已经调整出一副梦游般的表情,转过头来:“喜欢上你让我压力好大,不仅要防女人,还要防男人,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生活在战战兢兢当中。”

        我在一边使劲想为什么她要先说防女人再说防男人,而嗓子已经自动发声:“宝贝儿,别害怕,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吉祥物。”

        何大少终于扛不住了,后退一步直撞在汽车头灯上,心如死灰地苦笑一声道:“我先走了。”

        周越越目送何大少的保时捷远去。电视里演到此种场景,总是用慢镜头配上煽情歌曲“你说要娶我进门结果却娶错人”之类,然后男主角在车中忧郁的侧面和女主角在原地凝望的泪眼交替出现,同时情景再现出他们过去海边嬉戏、一起吃路边摊、第一个吻等等,看得每一个观众泪流不止。但现实总是很残忍,何大少的保时捷性能太好,发动后不到三十秒就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上,使得周越越这惆怅的一望被迫在三十秒内结束,完全不能把气氛调动起来。我说:“你们俩,这是何必呢?”周越越抬头看停车场顶部,叹了口气,半晌,语重心长道:“你不知道,主要是他有一种欠虐的气质……”

        周越越要去图书馆一趟,我们在东区教学楼分手。据说她参加今年一个大学生建筑类设计比赛居然入围,要去图书馆找点补充资料。

        五分钟后,我回到办公室。外部门的人基本走得差不多,只剩下本部门成员,大家正围成一团小声讨论什么,只有陈莹和蒋甜没有加入。陈莹的办公桌正对着门口,她迅速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迅速低头。

        我绕过她走到人群中拍了拍岳来的背:“怎么人都走完了啊?”

        岳来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用一种看外太空生物的目光仰视我:“夫人,你怎么又折回来了?”

        我升调啊了一声:“夫人?”

        她嘿嘿笑道:“别藏着掖着了,刚头儿都跟我们坦白了,说早知道你是秦大师的女朋友,说看到你们一起放烟花了。那天晚上那个烟花原来是秦大师放的啊,你都不知道感动了多少女生,上次谁说的来着,三十三岁的大师,年轻有为,英俊多金,没结婚,还浪漫,宋宋你真是捡到宝了。”

        群众们纷纷附和,连头儿都忙不迭点头。

        其实经岳来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自己捡到宝了。但搞对象这事就像搞行为艺术,大家有没有感觉是次要的,主要是自己很有感觉,万不能大家都有感觉反而自己没感觉,那就不是艺术而是艺妓。只恨秦漠不是人民币,不能立刻让我爱不释手。

        岳来继续说:“刚才秦大师到我们办公室来给你送药的时候我心脏差点停掉,就好像把你生下来二十多年的老妈,你本来以为她就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结果她的真实身份居然是拯救地球的蜘蛛侠,实在太刺激了。”

        群众们再次附和,我被她从这个比喻中展现出的才华倾倒,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家不知所云了大约四分钟,最后将对话往神奇的方向发展。这个神奇的方向就是大家纷纷觉得今天下午的采访做得不错,要去搓一顿以示庆祝,又纷纷觉得随便搓一顿太没有纪念意义,可以买菜来自己做,但在场各位除了蒋甜和我以外其余所有人都是住校,而大家实在没有胆子到校长家去施展厨艺,在确定了我和秦漠没有同居以后,最后把地点定在了我家。

        岳来悄悄说:“这堆小姑娘就是看准了今天晚上秦大师要到你们家包饺子。”

        我条件反射说:“他们不知道妨碍别人谈恋爱是要被马踢死的吗?”

        岳来伸出一根指头颤抖地指着我说:“宋宋你好恶毒。”完了嘿嘿笑道,“其实我也想去看看家居的秦大师是什么样,不过你得好好看着你们家那位,要不被我们栏目组哪个小姑娘抢走了你就该哭了。”

        我说:“这不能吧。”

        岳来叹气道:“现在小姑娘自由奔放得没有道德底线,觉得爱情无罪真爱无敌,已婚男人都不是问题,何况秦大师这个还没结婚的。”

        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

        以前看过一本书,把女人比喻成商品,但我觉得这个比喻不好,显得女人太喜欢流动。关键这个世道明明男人比女人更喜欢流动,而且还能在流动中增值,这就更像商品。

        我想秦漠总有一天也要流动出去,或者流动了很多站才流动到我这里,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让人没有安全感。而当我有这个想法,拼命找出他身上不够令人喜欢的地方,说明我正在克制自己。

        我和秦漠打电话,本意是让他不要过来了,但他明显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只说了句:“有十个人?那你再多买点饺子皮。”

        秦漠回来时,除开头儿、蒋甜、陈莹几个有厨艺天赋的在厨房里忙活,其他人全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颜朗早和栏目组众人混熟,正和岳来下五子棋。岳来连战连败,已近崩溃,我教育颜朗:“你就不会放点水啊你,你这样让你岳来阿姨多没面子啊。”颜朗说:“人要多受打击才能成长,我是在帮助岳来阿姨成长。”岳来手一抖,差点抖到颜朗脖子上去。周围观战的几个同事哈哈大笑。

        我帮秦漠挂好衣服,他已经走到颜朗身边,估计觉得颜朗太嚣张,要打压一下他的气焰,和声道:“我们父子俩杀一局吧。”

        客厅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面面相觑,脸上全是被天雷轰过一遍的表情。秦漠坐在颜朗对面从容地转着笔,我痛苦地抚着额头解释:“不是这样的……”秦漠打断我的话:“宋宋,去倒点水过来。”我没有理他,继续道:“其实……”这次被颜朗打断:“妈妈,你拿点巧克力过来啊,快点快点,我必须要吃点巧克力补充一下精力。”

        而等我拿完巧克力回来,众人的神色都已经恢复平静,全都专注地围在一边看秦漠和颜朗下棋。我在旁边“其实”了半天,结果没一个人理。

        但即使有巧克力补充精力,颜朗也输得一败涂地,怨恨地瞪着秦漠,秦漠教育他:“人要多受打击才能成长,我是在帮助你成长。”岳来当场笑喷,我悄悄跟她说:“其实他们俩没有血缘关系,你别误会。”岳来切了一声:“怎么可能,这个气场一看就是亲生父子的气场嘛。”我对气场这东西一窍不通,一时无言以对。

        下完棋秦漠自觉去饭厅包饺子,片刻后,头儿、陈莹和做文案的刘畅先后从厨房出来,刘畅笑说:“我们的工作做完了,可惜不会包饺子,帮不上秦老师的忙。有谁会包的去饭厅搭个手吧,只有蒋甜和秦老师两个人可能人手不够。”陈莹瞟了她一眼。

        我说:“要不我去把皮和馅儿端进客厅来,大家边看电视边包吧。”

        众人纷纷附和。

        饭厅里,蒋甜正坐在秦漠对面手握饺子皮说:“去年暑假和爸爸一起去了法国,看到了凡尔赛宫,那时候突然觉得房子不单纯是房子,是很美丽的艺术,如果早两年爸爸带我去那里玩,也许我就不读现在这个专业而改读建筑了呢。”

        对话戛然失声于她的视线定格在我身上,但立刻冲我绽放笑容:“颜学姐你也来帮忙啊?来,你坐我身边吧。”

        秦漠皱了皱眉,沾了面粉的手指在我嘴角上轻轻一刮:“巧克力?”

        我退后一步,警惕地注视他:“你别再用那个手碰我,全是面粉。”说完去端肉馅儿,“就你们两个包也不知道包到什么时候,还是拿到客厅里发动群众一起动手吧。”

        蒋甜笑了一下:“也是。”拿着饺子皮走在前面,秦漠趁机一双手在我脸上一揉,又一揉,再一揉,我手里端着肉馅儿不好放手,只好踩了他一脚。但拖鞋杀伤力太不强大,他只是扬眉一笑。

        读大学的时候,过年也常和外婆、颜朗一起包饺子,估计颜朗也是触景生情,包了一会儿,问我:“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看外婆?”

        秦漠说:“等我忙完了就回去。”

        颜朗刚才输棋的怨愤还不能平息,头偏向一边道:“我是在问妈妈又没有问你。”

        秦漠说:“妈妈也得等我忙完了再回去,反正都是一样的。”

        我说:“……”

        岳来笑嘻嘻和头儿道:“这就是气场啊这。”头儿一脸莫名其妙。

        气氛渐渐放开,大家边包饺子边三三两两聊天,而不知为什么蒋甜非要坐在我旁边,并不时问我一些厨房问题,这些问题个个匪夷所思,我估计都是她从厨师考级试卷上弄下来的真题,我一个也答不上来,一时深受打击。秦漠说:“看来结婚前得把你送去新娘培训班好好培训一下。”

        我说:“你不如直接找个厨师结婚。”

        蒋甜诧异道:“你们要结婚,颜学姐你不是同性恋吗?”整个客厅寂静一片,而她立刻捂上了嘴巴。

        在蒋甜捂住嘴巴的这一刻,众人纷纷停下手中动作,齐齐看着我,目光凌厉,表情各异,但每一双眼睛都是那样充满求知欲,此种眼神一般只在期末最后一堂课老师公布考试范围时才能看到。

        我奇怪于蒋甜怎么知道我假装自己是个同性恋这件事,颜朗已经开口反驳:“我妈妈要是同性恋那我是从哪里来的?”

        这终于成功转移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大家立刻吃惊于这样一个小正太居然已经懂得什么叫作同性恋,纷纷赞叹。

        秦漠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再将视线转向颜朗,似笑非笑道:“你懂得挺多的嘛。”

        颜朗斟酌了一下,道:“其实也不是那么多,略懂而已,不过不关妈妈的事,都是周越越教的。”我点头附和:“对,都是周越越教的。”

        而事实上,颜朗这方面的知识部分来自于我,另一部分来自于无所不知的百度。古人的人生观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颜朗的人生观是,知之为知之,不知就去百度。

        蒋甜的楼被颜朗和秦漠歪得面目全非,歪楼也就罢了,还将楼主彻底忽视,真是于心何忍。

        虽然大家都很想知道答案,但鉴于秦漠挡在前面,没一个人敢于贸然正楼,就连一向和蒋甜同气连枝的陈莹也只顾埋头包饺子。

        但蒋甜并没有就此放弃,片刻后,松开捂嘴的手做疑惑状自言自语道:“难道我昨天听错了,就在篮球场那个小树林里,颜学姐你明明有跟周学姐说你们经历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就算她变成路边的一棵草、教室里一把椅子、蛋糕店里一个羊角面包,你都不会抛弃她……”

        我噎了一下。尽管这几乎就是我的原话,还是不得不承认,无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每次听到它,依然那么销魂,经由蒋甜那特有的糯糯的山寨版台湾腔说出,就更加销魂。周围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我看着仍然在不紧不慢动作的秦漠的手指,他甚至没有停顿一下。我说:“你听错了吧,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我也不是同性恋。”

        蒋甜愣了一下,估计没想到看起来这么老实的一个人也有赖账的时候,喃喃道:“你明明说过的,你还说她是你人生道路上唯一的风景,失去她你会一无所有……”

        我假装自己很惊讶,确定每个人都看出来我很惊讶了之后将表情放松,和蔼地对她道:“我真没说过这个话,你多半是看错人了吧。”

        蒋甜一张脸乍红乍白,估计心中正在悔恨当时没用录音设备把我和周越越的对话录下。我预想她点个头附和一声:“啊,有可能确实看错了。”这件事便和平谢幕。但蒋甜坚持要追求戏剧高潮,不依不挠道:“我不可能看错人啊,我又不是近视眼。”

        我好言相劝道:“有可能你没午睡,出现幻觉了呢?或者你午睡的时候做了个梦,然后你一心以为它是真的呢。”

        她呆呆看着我,露出茫然神色。我是这样的刀枪不入,显然令她十分痛苦。

        大家屏气凝神,每个人都竖起耳朵,眼神定格在手中的饺子皮上,却迟迟没有动作,这说明大家都在偷听。

        蒋甜茫然了三十秒,突然道:“你撒谎,你为什么要撒谎?你害怕秦老师知道你是同性恋吗?你……”她还想继续说什么,被听不下去的头儿厉声打断:“蒋甜,够了。”

        整个过程当中,秦漠一直在不紧不慢地包饺子。头儿这声稍微超出正常分贝的命令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蒋甜不仅没够,反而神情扭曲,腾地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我崩溃道:“秦老师,你看清楚她,她骗了你,她十六岁就有个孩子,刚进我们学校的时候还给医学院的林乔学长写过情书,就发在校内BBS上,把人家钓上手了又立刻甩了,她的人品大有问题,她配不上你……”

        我手一抖:“你说什么?什么情书?”

        她眼眶泛红:“你还装蒜,你敢说你研一刚进校的时候没有在校内BBS上写情书向林学长示爱?林学长还在BBS上回应了你,但你再没出现了,林学长就又去你们家楼下等你,风雨无阻守了你一个多星期,你也不见他一面,后来他淋了一夜的雨,又自暴自弃抽烟喝酒,重病了一场,住了一个多月的院。你追人的手段差劲,处理感情的手段差劲,为人更是差劲,没有比你更差劲的人了,你哪里配得上秦老师?”

        我头脑一阵一阵犯晕,而回忆研一入学,只记得进校没多久外婆就犯病了,我向导师请假,带着颜朗回家照顾外婆照顾了近一个月。搜索记忆,根本不能找到所谓校内BBS和所谓情书的半点影子,更没有林乔在我家楼下等我等了一个多星期的浪漫印象。少年时代曾在别人家楼下跪过两天,我深深明白此事的不易,要是有谁在我家楼下等我一个星期,只要不是揣了菜刀来砍我,基本上我不可能避而不见。

        我抬头去看秦漠,他正拿纸巾擦手,动作依然从容平和,即便我目光强烈,也不见他有抬头趋势。按照小说创作规律,蒋甜这番发言势必在他心中造成某种影响,而短短一分钟内我已做好最坏打算,大不了他终于想通,觉得我确实不值得他花那么大心思,决定将我和颜朗从这幢房子里请出去。好在我和颜朗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适应能力不凡,即使再搬回去住二十平米的小房子,也不会有太大心理落差。房子不过是个躯壳,混得好的人虽然可以同时拥有几个躯壳,但长期在好几个躯壳之间辗转,多少令他们的人生显得漂泊。我和颜朗只需要一个小小的躯壳,能够遮风挡雨足矣。当然,这主要是因为现目前我们没钱,如果有钱的话我们也不介意多几个躯壳。

        颜朗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你为什么要中伤我妈妈?请你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我已经很久没再看到颜朗有这样的表情了。上一次还是大三暑假回去碰上他和住一条街的小胖子打架,起因是小胖子骂他有娘生没娘养,颜朗用拳头狠狠教训了一顿小胖子,并表示再让他听到这样的话就让他知道什么叫满地找牙,那时他就懂得很多成语。而最后结局是我拉着颜朗郑重到小胖子家道歉,主要是外婆需要仰仗街坊邻居们照顾,而小胖子他妈正好是居委会主任。

        蒋甜执拗地看着秦漠,眼神热得几乎喷出火来,大家都惊讶地望着她,秦漠还在低头擦手,关于我到底配不配得上他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发表见解。我想他多半犹豫了,与其被他先放手,不如我们先下手。我望着天花板道:“没想到好好一个庆功宴变成这样,那什么,颜朗,把脖子上的东西取下来还给秦老师吧,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去过自己的生活……”

        定格在蒋甜身上的视线齐刷刷转移到我身上来,秦漠终于放下纸巾,手搭在沙发扶臂上,半天,说了句严重脱离主题的话,他说:“宋宋,我时常害怕,我已经老了,而你还这么年轻。”

        他穿着银灰衬衫搭黑毛衣,简简单单坐在那里也是万种风情,就像从海报里走下来一样,成熟沉稳沉甸甸的魅力,毛头小子们看了简直要含恨而死,然后他说:“我老了。”斜眼看在场的毛头小子们,大家都在拼命克制自己不要立刻冲上去扁他一顿。

        所有人都在静待他的下文,蒋甜尤其目光灼灼,而他完全忽视,如入无人之境,只是眼里含笑,望着我缓缓道:“你这个人在生活方面迷糊又马虎,偏偏学习和工作死脑筋,一做起自己的事情来就忘记吃饭,还常常忘记吃药,哦,对了,今天给你送去的药你吃了没有?”

        我一摸口袋,冷汗道:“呃,忘了。”颜朗立刻跑去倒开水。

        他有五秒钟没说话,再开口时已经转换话题:“作为一个女孩子,你为人太过强硬,好像不需要谁在一旁看着你你也可以活得很好,老实说,一般男人在你面前很难得有成就感,因为男人该做的事你全部都做完了。”

        我一方面觉得他今天思维太跳跃,一方面把拳头捏得嘎嘣响,而他不为所动,继续数落我:“对待感情也缺乏跟你同样年龄的女孩子的热忱,我推一下你动一动,我不推你就有本事永远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大部分时候喜欢当缩头乌龟……”

        蒋甜斜眼瞟我,眼神中荡漾着某种不知名的光辉。我被她这个眼神刺激,觉得不能再沉默下去,立刻打断他:“这不是缩头乌龟,你站到我这个位置就容易搞懂了,这个只是保护自己的手段而已,你看,我们家就我一个顶梁柱,不能轻易倒下去,所以才要好好保护自己,这个是为家庭负责。你说你要是哪天把我甩了,我还得照样过日子啊,人的感情是遵守能量守恒定律的,对你投入得多了,要我们分开了,对你的感情全部转化成自杀的热情怎么办,当然我知道男的虽然嘴巴上说不乐意看到有人为自己要死要活,其实心里边巴不得每一个和自己交往过的女的都曾经为自己要死要活……”

        他笑道:“我说一句你就要还十句。”

        我默不作声,忍了半天道:“你白白批评我这么久就不能允许我小小反驳一下?我既然有这么多缺点,那我们好说好散……”

        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气流动极为缓慢,岳来拉了我一把,低声道:“这样的话不是能随便说说的。”

        秦漠摇头笑着叹了口气:“既然你非要说那是缺点,那我巴不得你的缺点越多越好,最好多得没人可以忍受,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了。”又对岳来道,“你别管她,随便她说,我就是担心她压力太大,多发发牢骚也是一种发泄途径。”

        我说:“你怎么这样……”

        他端起已经包好的饺子,还有空腾出手来揉我的头发:“我一向这样。”揉完后眼神有意无意扫过一旁的蒋甜,淡淡道,“在我看来我们无论哪个地方都很相配,唯一的遗憾是我比她大……五岁,让我总是担心她嫌我太老,有一天跟年轻小伙子跑了。好,你们先看电视,我去煮饺子。”大家目瞪口呆,而我仔细思考他的话,总觉得哪里别扭,但心里突然一暖,能感觉血液在冻僵的手指头里汩汩流动。有句英文歌词,翻译成中文,其中一个版本唱作“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只要你和我站在一起”。可见当全世界都反对你时,有一个人意外地很赞同你,这确实比全世界都赞同你而某一个人恰好也很赞同你更能打动人心。这也是为什么在大部分文学作品中总是青楼女子担任遭人背叛的角色的原因,诱使一个风尘女子和你私奔总是比诱使一个大家闺秀更加容易,倒不是因为风尘女子更风尘,而是因为她们总想脱离风尘。

        蒋甜咬着嘴唇好一会儿,眼泪大滴大滴落下来,突然一跺脚:“你们,你们都欺负我。”说完转身泪奔,泪奔过程中还带倒一个凳子。

        陈莹尴尬道:“我出去看看她。”不幸在追出去的过程中又带倒一个凳子。

        凳子落地声将众人惊醒,大家呆呆地看着我,我也呆呆地看着他们,总之大家都很呆,呆了好一会儿,岳来两眼放光打破寂静:“坏心女配远走他乡,男主女主终成眷属,哎呀我的妈,这是部史诗啊这。秦大师刚才是在跟你表白吧宋宋,今天来你们家果然来对了,这么经典的一幕都被我们给赶上了。”

        但头儿有不同见解:“什么样的人才能在刚干完表白这么有意义的事情之后立刻淡定地去煮饺子啊,难道不会让姑娘们误会自己就跟饺子一个分量吗?”

        我附和道:“真是让被表白的人感觉自己很傻逼啊。”

        秦漠拿着饭勺在厨房门口道:“宋宋,你过来。”

        我莫名其妙走过去,一把被他拽进厨房,紧接着就是一个法式长吻,吻毕,我不能置信地捂住嘴巴,他拿着勺子去翻锅里的饺子:“我在厨房里听说我没做什么让你觉得自己很傻逼。”

        我憋了半天,憋出来六个字:“你听力太好了。”

        他笑道:“过奖过奖。”

        截至吃完饺子送走同事,我们一直没能再看到蒋甜和陈莹的身影。

        收拾完厨房,我和秦漠坐在阳台上看星星。在C市,想要看到星星是实属困难的一件事,所以我们只是创造了一个类似于看星星的氛围。阳台上装了个台灯,他坐在台灯下翻一本侦探小说,我的目光则绕过他停留在茫茫夜色中。我思考很久,终于开口:“你是真心的吗?”他头也没抬:“嗯,真心。”

        我无言地看着他:“你知道我说的什么真心?”

        他合上书,握住我的手道:“我对你从来都是真心的。”顿了顿又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没有安全感,我让你感觉不可靠?宋宋,假如你明天想要结婚,我马上定机票,明天就带你回美国。”

        我往后缩了缩,干笑道:“不用不用,主要是习惯了没有安全感,一时改不过来,况且我们这也进展得太快了点儿,你前几天不是还让我慢慢适应吗,不能这么快就谈婚论嫁吧。”

        他玩着我的手指,微微一笑:“假如只有婚姻才能让你有安全感,我认为我们可以适当调整一下恋爱步骤。”

        我说:“关键是……”

        他说:“关键什么?”

        我想了半天,觉得自己出现思维断层,忘词了。我说:“还是等我爱上你再说吧,也许我还没爱上你的时候你就不喜欢我了。”

        他皱眉道:“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我说:“什么?”

        他将我从地上拉起来,估计本意是想让我坐在他腿上,结果不小心踩到脚下的香蕉皮,以高难度的姿势跌进他怀里,他闷哼一声,就势搂住我的腰,伏在我耳边低低道:“如果有一天我背叛了你,伤害到你,就把全部财产都给你。”

        我说:“啊?”

        他说:“所以,放心爱上我吧宋宋。”

        我半天不能有所言语,一时间充满了感慨,最大的感慨是,现实真是不假辞色的梦幻。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莫过于和钞票联系在一起的情话,何况是和秦漠的全部钞票,我觉得自己被深深感动了。

        气氛正好,终于达到看星星时应有的浪漫,我觉得我们俩都有点激动,此时,房间里响起颜朗悠长的呼唤:“干爹,你过来帮我看看这道数学题。”秦漠僵了一下,我推了推他,他抬头看我:“你说我们要不要把他送去读个晚间培训班什么的?”

        我说:“……”

        秦漠离开后我给周越越打了个电话,大意是告诉她我准备放下心结,重新恋爱了。

        周越越道:“你真爱上秦漠了?”

        我想了想:“截至目前为止,我觉着自己挺喜欢他的。”

        她顿了一会儿,道:“这件事你先不忙和他说。”

        我说:“啊?为什么。”

        她沧桑道:“即使他是我偶像,我也得说,越是其他方面顺利的男人,越是希望在感情上遭遇坎坷,你不给他坎坷,让他轻易得手,他就找其他女人坎坷去了,这样,你的命运就会变得很坎坷,现在让他坎坷,主要是为了将来你能不坎坷。”

        我说:“这样不太好吧,明明对人家有好感,还不跟人说,这不是玩儿人吗?”

        周越越叹气道:“你不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就该其他女人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我沉默半晌,不得不赞叹:“你实在太高段了。”

        她再叹气道:“人先被人玩儿,尔后能玩儿人,尔后玩儿死人啊,我也是一路被玩儿过来的嘛。”

        我们心有戚戚焉地共同叹了口气。

        我问她:“你知道研一刚入学的时候校内BBS上有一封以我的名义写给林乔的情书吗?”

        她说:“啊?你给林乔写过情书,我怎么不知道?你快说说快说说。”

        我说:“算了,没事儿,我去看看颜朗作业写得怎么样了。”
下载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手机请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推荐阅读: